《理想之城》里,孙俪给内行人心里扎了一根刺

你好,这里是 BIMBOX。
最近《理想之城》爆火,有几组镜头还在 BIM 圈子刷了屏,这部剧的评价也是两个极端,有人觉得真实好看,也有内行人觉得很多细节太不专业。
今天咱们不毒舌也不吐槽,聊聊这部剧的故事,以及一点关于理想的观后感,文章的最后也会给你发个福利,让你免费刷剧或者看原著。
闲话少说,开聊。
1
造价表,还是关系表?
剧情一开场,就用两幕戏剧呈现了工程行业的众生相。
第一幕是喜闻乐见的工人闹事讨薪,不过看似简单的事件背后,却是有人做的「局」。
在这个安居项目里,天科建筑公司是众建集团的分包方,众建已经把天科的工程款做了结算,可天科的工人没拿到工资,就跑到总包去闹。
上面领导马上要来视察,孙俪扮演的苏筱这时候在众建负责成本,她赶紧给分包商天科的老板黄礼林打电话,黄礼林接了电话慌忙说,十五分钟就赶到现场。
可挂了电话,老狐狸却悠哉地喝起了茶。原来这场闹剧,就是他做的局,为的就是利用工人讨薪,逼着总包众建给他们结算后边的工程款。
黄礼林卡着领导视察的前十五分钟才假装慌忙赶到现场,苏筱的顶头上司,众建集团商务合约部经理余潮对他大吼大叫,赶紧把工人劝回去。黄礼林瞪着余潮,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:
我是真没钱,你们家苏筱把成本控制得那么死,一点水分都没有,项目就那一丁点儿利润,你不知道去哪了啊?
余潮只好把苏筱叫来,让她赶紧给黄礼林垫付下一笔工程款。
第二幕,领导视察的时候出了状况,一堵临时墙体倒塌,还砸伤了领导,黄礼林摊上事儿了。
黄礼林的侄子,同时也是天科建筑的主任经济师夏明,深谙项目里的规则和人心。他拉着黄礼林直接找到了集团的副总经理汪明宇,和他说,项目出了事儿是因为水泥出了问题,汪明宇主管水泥材料,真要是深查下去,他会惹一身官司。
这一趟聊下来,夏明达成了目的:拉大领导下水,把水搅浑。
果然,会议上汪明宇出马,大义凛然地把所有人都点了一遍,瓦工违规操作、天科疏于管理、监理公司未能履行安全监理职责、众建未履行管理责任,各单位部门的经理各自背上了直接责任、领导责任、连带责任。
大家都有错,就等于没人有错,纷纷表态,加强管理,水搅浑了,也就没人需要真的受处罚。
只有一个人不识相,就是苏筱。
她跑施工现场,查事故原因,一次次找直属上司余潮,和他说这是分包单位偷工减料,必须严肃对待。她唯一不知道的事儿,是余潮早已经拿了黄礼林的钱,这趟浑水里,不能有人较真。
苏筱和夏明的第一次对话,点明了这部剧的主旨。
苏筱说,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说,造价师的职责,就是保证造价表的干净,造价表的干净,就是工程的干净。
夏明说,我上大学的时候,老师也和我说了这句话,不过后来读研究生的时候,导师说这句话其实还有下半句:每一张造价表,都是一张关系表。
苏筱倔强地回复了一句:造价表就是造价表。
苏筱怎么也没想到,这场事故最终的处理结果,只有一个人中枪,居然是作为甲方成本部门、对事故最上心的自己。
开掉苏筱的人是余潮,一番话说得特别漂亮:「安居工程是民生工程,上级领导非常重视,相关责任人都受到了处罚,其中也包括你,他们认为你没有尽到跟踪审计的职责,对你做出了开除处分,对这个结果我也不服,给领导打了一个小时电话,可他们认为我在包庇你。」
一心为项目省钱的苏筱,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丢了工作。这张关系网里面的利害关系,她要到几年之后才能想明白。
故事想要好看,主人公要有两个特点:梦想要足够坚定,开局要足够凄惨。这两样苏筱全占了。
工作丢了,正要和男朋友哭诉,却活捉男友劈腿,出轨对象是直属上司,刚考下来的一级造价师证也被永久扣押,扣她证的人,正是男朋友出轨的那位女领导。
分手的时候,男朋友对她说:你把这个社会看得那么纯粹,很多事没办法给你解释清楚,理想是我们学生时代该有的东西,现在我们走进社会了,理想也应该一起跟着走进现实里。
苏筱说,我所理解更好的生活,是自己双手创造的,享受问心无愧的过程,如果理想掺杂着出卖,那就不是追求理想,而是满足欲望。
没了造价师证,又有被开除的案底,苏筱被一家一家的公司拒绝,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,到天成建筑公司负责成本工作。
天成和苏筱曾经的乙方天科是兄弟公司,都是瀛海集团下面的子公司,苏筱进了天成,和聪明绝顶的夏明成了竞争对手,造价表到底是不是一张关系表,成了两个人故事的主线。
2
老江湖与傻白甜
故事在这里又讲了两场「局」,一场精彩漂亮,一场让观众爽。
第一场局,苏筱看不懂,自己完全就是一把枪。
天科的老板黄礼林和天成的老板汪炀,是几十年的老朋友,也是几十年的竞争对手。两家公司都是集团子公司,项目投标经常硬碰硬,现在黄礼林手下有夏明,汪炀手底下有苏筱,几场投标会下来互有胜负,苏筱也在过程中越来越得到汪炀的信任。
这,是一条明线。

天科和天成是集团公司的「干儿子」,人事权、材料采购权都被集团控着,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上,做事都放不开手脚。两个竞争对手,同时也是一条阵线上的战友:要从集团手里争取更大的独立权。
这,是一条暗线。
这次墙体倒塌,还是集团统一采购的水泥,两个老狐狸一商量,正好趁着机会去集团大闹一番。
集团特供的水泥,价格高、质量差,墙都塌了,董事长也没什么好说的,当场就撤销了集团的物资采购权,两位老哥胜一局。
但于和伟扮演的集团董事长赵显坤也不是吃素的,没隔几天,一纸红头文件下来,对所有子公司进行突击财务审计。
哪家子公司没有点灰色地带,只要认真查,都会查出问题。这次赵显坤还专门派了自己的得力干将许峰去查,一定要闹出点大动静,好好敲打一下两个不听话的子公司。
果然,许峰不负董事长期望,很快查出天科有一笔账对不上,有虚假分包的可能,赵显坤对他说,顺着这条线查下去,一定要把大鱼摸上来,查完天科,就查天成。
这场局的明线和暗线,就在苏筱和夏明的第三次投标交锋时交织到一起。
前两次投标,两家公司的标书都出自夏明和苏筱之手,两人各有输赢,既是对手也成了朋友,第三次投标之前,苏筱在公司内部的会议上给几位骨干看了竞争对手天科的经营数据,并根据这些数据推算出他们的报价区间。汪炀问苏筱,这些数据是从哪来的?苏筱掏出一张纸,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。
第二天开标会,天成依照苏筱的计划报价,果然以微弱的价格优势取胜,正要出门,没想到天科的黄礼林突然拍案而起,指着汪炀的鼻子大骂:你们天成安插内奸,偷我们公司的机密数据!
汪炀大骂黄礼林血口喷人,黄礼林则说有人昨晚给他举报。两位老总在开标会上差点大打出手,汪炀让黄礼林有本事就把内奸揪出来,黄礼林则喊道,揪不出来我跟你的姓。
这么一闹,投标只能暂停,由上面领导出面调停两家的矛盾。黄礼林和汪炀被叫到总部,两个人又在会议室里大吵起来,汪炀死不承认,黄礼林则非要把苏筱叫过来当面对质,标书是她做的,她最清楚是谁把数据泄露给她的。
苏筱被叫到办公室,在众人的压力下,她说出了两个字:许峰
随后,众人连同许峰被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,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原来,许峰查出的那 20 万虚假分包款,是从苏筱嘴里得知的。当时他背着董事长的期待去查天科,对方的夏明把账做得滴水不露,什么都查不出来。
正当许峰没办法的时候,得到消息,天科的这笔款,是之前做众建集团安居项目分包时出的问题,而当时众建集团负责成本的人叫苏筱,因为背了锅被公司开除,还扣了造价师证。
许峰就找到苏筱,承诺她如果告诉自己天科的账哪里出了问题,就帮她拿回造价师证,两人见面的时候,许峰拿出了当时天科的结算单,和苏筱说,你肯定知道这里面的钱去了哪里。
苏筱就是看到了这张结算单上的数据,推算出了天科的毛利率,再根据项目情况,推算出了他们的报价区间,然后天成就中标了。
在董事长办公室里,苏筱把前因后果讲给了大家,许峰为自己的失误跟天科的老板黄礼林道歉,黄礼林说,你一个失误,我可是跑了一个七千万的单子啊,这事怎么办?
事情架在这,赵显坤只能表态,无论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,许峰客观上透露了天科的数据给竞争对手,造成了严重损失,停止了他的审计职务。黄礼林和汪炀两位老板不欢而散,扬长而去。
苏筱因为没有直接窃取数据,而是从结算单间接推出的数据,所以没有受到处分。她感觉自己在一个漩涡里,好像被什么人利用了,但又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镜头一转,汪炀夹着公文包,走进了一家饭店最里面的包厢,里面只有一个人在等他,正是天科的黄礼林。两位「吵」了好几天的老伙计,相视一看,咧嘴大笑。
一两个标谁拿不重要,重要的把那位死查到底的审计大老爷给请走了。当时透露消息给许峰,让他想到去接触苏筱,进而让苏筱知道天科的数据,从而精准计算,拿下投标,这才有了后面两人闹的一场大戏。
这一场局,两位老狐狸布得够精、够阴险。
3
苏筱的战争
如果说第一幕戏剧给观众呈现了工程行业的老谋深算,那第二幕则是理想主义者单挑命运的爽剧了。
尽管几场投标下来,汪炀对苏筱越来越器重,但她还只是一名成本主管,和他这位总经理之间还隔着一位二把手:天成公司主任经济师陈思民
陈思民和苏筱,注定是水火不容的两种人。老陈是跟随汪炀戎马一生的元老,临近退休,该坐的位置坐稳了,该拿的回扣也都拿到了,一门心思求个稳,最不希望的就是有变化。
而苏筱怀揣梦想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希望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去改变公司,把天成改造成一家管理水平一流的企业。
苏筱刚到公司两个月,就发现这家野蛮起家的企业,成本控制存在着很大的问题,每个项目的材料成本都超预算,于是提出一个方案,在分包合同里规定,节约的材料由甲乙双方按比例分成。
这个办法立竿见影,分包公司的材料损耗马上下来,项目利润率提高了不少。汪炀很高兴,老陈却不高兴,他在这个上任两个月就敢动公司规则的姑娘身上,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。
苏筱的表现越来越受汪炀喜欢,每个行动带来的都是项目真金白银的好处,他不顾老陈的反对,破格给苏筱升了一级,老陈对苏筱的打压也跟着升级。
他给苏筱使绊子,把她出的物资清单故意扣下,材料不能到现场引发停工,开会的时候翻脸不认人,说是苏筱马虎忘了下单,又不断给汪炀扇风,说着年轻人有点成绩,就飘了。
而苏筱则是任你狂风暴雨,我就坚守一条:做好标书,拿下一个又一个的项目,控制成本,让公司赚钱。
苏筱的动作,终于动到了老陈的根儿上,她建议汪炀学习万科,定期对分包商进行评估,一切看数据不看人情,不符合要求的分包商要踢出合作名单。
几家常年「孝敬」老陈的分包商,因为材料损耗率太高,也被苏筱从名单上划掉了。
老陈哪容得了苏筱在太岁头上动土,马上指示几家分包商请苏筱去项目,临走时候留在苏筱包里 10 万块钱,然后马上转脸向审计小组举报苏筱收受贿赂。
当然,苏筱不会收下这笔钱,而是转交给了汪炀充公,把钱给他的时候,苏筱补了一句:我总觉得今天的事儿有点奇怪,你说哪有贿赂别人,不留名字也不说事的呢?老江湖汪炀听了这话,心里已经猜到七八分了。
最终让苏筱打赢和老陈这场翻身仗的,是一个大型项目的投标。
群星广场,是天科从来不敢接的大型项目,但夏明力劝黄礼林,想要公司上一个台阶,这个项目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因为资金水平不够,还要拉着天成联合投标。
苏筱认为这个机会对天成来说也是千载难逢,值得一搏,而老陈还是希望公司稳一点,保持现状接一些小项目更稳妥,两人又在汪炀的办公室里吵起来。
最后还是苏筱说服了汪炀,联合天科,放手一搏。
竞争对手财大气粗,跟群星集团的老总刘铁生也有很深的关系,怎么能获得刘铁生的信任,让他选择资历较浅的天成和天科,成了最大的难题。
看人很准的夏明提出了一个冒险的计划:投标中把整个工期的时间从甲方给的 493 天缩减到 456 天,赶在明年 12 月 25 日前完工。
理由是,后年 1 月刘铁生任满,他已经 59 岁了,群星集团是在刘铁生手底下发展壮大的,群星广场更是他掌舵十年的一座丰碑,刘铁生一定希望在自己任期内主持竣工仪式。
老陈当场反对,群星广场主体工程是 19 层框剪,带地下两层,年中又有各种国际会议要停工,还要考虑台风、梅雨季、高温、环保检查等因素,如果不能按期交工,赔付非常惊人。
苏筱则说,我听到第一时间反应和陈主任一样,觉得这不可能实现,然后我昨天连夜用 BIM 建了一下模,从已建的部分来看,可以实现流水作业和交叉作业,有 80%的概率能在 456 天竣工。
神奇的一幕出现:汪炀立刻被说服了。
当天晚上,苏筱和夏明在停车场找到了刘铁生,保证天科天成能在 456 天内竣工,刘铁生怀疑道,几十家建筑公司报过来的工期没有一家低于 460 天的,你拿什么来保证呢?
苏筱拿出电脑,和夏明一起,用 BIM 技术来打包票,一定能按时完成。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——刘铁生也被说服了,天成和天科拿下了项目。
纵观整个剧情,这里是苏筱命运非常重大的转折点,也是她日后击败老陈的决定性一击,不过有些遗憾,编剧在这里闹了个大笑话,「孙俪单枪匹马连夜完成 BIM 建模,一分钟说服集团老总」突然让这部剧的片段在 BIM 圈子疯传,也成了 BIM 内行人哭笑不得的一个梗。
在外行人看来,这仗赢得痛快、精彩,但在内行人看来,却在改变命运的关键地方,加了不该加的戏。至少要尊重一下技术现实,让一个团队花一定时间认真完成整个施工流程的优化,才更有说服力。
有趣的是,若花燃燃的原著《苏筱的战争》因为这部剧火了,书也改名叫《理想之城》,这两个关于 BIM 的桥段,在原著里都没有出现。
按说咱们是个 BIM 的自媒体,不应该说这种泄气的话,不过我还是觉得,如果大家内心足够强大,应该不需要靠一段太夸张的剧情来找存在感,毕竟都成年了嘛。
4
平淡生活里的一根刺
苏筱的故事至此才刚刚讲了一半,踢掉老陈、上位主任经济师、推行全面预算管理、被集团赏识提拔、去更大的江湖里斗争成长、与夏明的相爱相杀,后面的故事都很好看,但我想讲的,就到这儿了。
对于建筑内行人批评的不够专业、BIM 内行人批评的「一夜建模」,在这里都不准备抓着细枝末节得理不饶人,而忽略了它整体上是一部值得一刷的好剧。
作为面向大众的一部剧集,它很好的平衡了专业的晦涩与职场斗争的戏剧张力。最重要的,它给大众呈现了一个行业的特殊性,无论在明处的日常工作,还是暗处的潜规则,至少让普通人看到,每天进出的建筑背后,还有那么多精彩的众生群像。
一群演技在线的演员,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这个行业里的老谋深算、慧眼识人、工于心计,当然还有苏筱那格格不入的、对理想的坚持。
夏明曾经对苏筱说,看到你,我就会想到刚毕业的自己,跟你一样锋利,像刚出炉的宝剑一样,能劈出一片新天地。可草原上有敏捷的猎豹,强壮的狮子,狡诈的狐狸,凶残的狼群,每一天都互相设计,互相猎杀,但没有什么好坏,都是为了生存。成熟的麦穗要懂得低头,人也一样。
夏明说,我和你一样,希望造价表就是造价表,大家简简单单的按照规则去竞争多好,但是现实不是这样的。如果我们能利用他们制定的规则去打败他们,或许我们就能制定自己的规则了。
在夏明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之后,苏筱只是说,你确定自己不会变成那个杀死恶龙、自己也变成恶龙的少年吗?
苏筱是一面镜子,和夏明的高智商、高情商形成鲜明对比。她说,我就喜欢和数字打交道,胜过与人打交道,这些数字支撑了一整栋大楼,每一个都必须精准。
为了让苏筱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生存下去,每一步都必须有个贵人。
夏明欣赏她的单纯,觉得她坚持了自己本来想坚持的东西,于是经常会动用手段在暗处帮他。
汪炀欣赏苏筱,则没有夏明那么纯粹,他学历不高,跟着赵显坤一起创业,眼看着昔日的兄弟成了集团老总,而自己的公司却在一天天腐化衰败,汪炀不甘心。于是在安于现状的老陈和勇于开拓的苏筱之间,他毅然决定支持苏筱。
《理想之城》给每个怀揣理想的工程人描了一张饼,有点香,但也不完全香。
有人说,一部爽剧必备的几个要素,就是一个怀揣梦想、身怀绝技的年轻人,一大批阻挠他的坏人,一两个拯救他的贵人,以及年轻人最终穿越重重阻挠的成功。
而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,既不身怀绝技,也没有什么坏人和贵人,只有一个叫做理想的滚烫的东西,被四周软绵绵的现实层层包裹。
苏筱的故事,与其说是一张饼,不如说是给平淡的生活里扎了一根刺。
学者刘瑜曾经讲过两部作品中探讨的理想。
一部是《源泉》,讲述了建筑师 Howard 因为太执拗与理想,对自己的设计不作一丝一毫的妥协,甚至因为设计被改动,偷偷炸掉了大楼,沦落到去当工人的地步。故事的最后,因为他对理想的坚持,遇到媒体大亨的赏识,给了他一个摩天大楼的订单,让他建造一座「自我精神的纪念碑」。
另一部是电影《立春》,主人公王彩玲是县城里的音乐老师,像 Howard 坚信自己的设计才华一样,王彩玲笃信自己的演唱才华。她本可以像其他县城妇女那样平淡生活,却每天在自己的破屋子里唱意大利歌剧,只不过,她没有 Howard 的幸运,只能在那个小县城里无声无息地老去。
刘瑜说,王彩玲这个角色比 Howard 更有意义,如果对一个人的赞叹并不依赖于它是否引向「成功」,那分配给 Howard 最后的成功命运就是个多余的情节。不但多余,甚至是误导性的,它给人造成「功夫不负有心人」的错觉。不,功夫常常是会负有心人的,功夫负不负有心人本该没有那么重要的,「有心」的价值是不能用负与不负来衡量的。
我想,理想与成功的关系大概是:理想是成功的必要条件,但不是充分条件。
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,坚持理想,等待那个上天派来的伯乐来拯救自己,固然是好的;如果伯乐一时没有来,再坚持一下,也总好过沉沦。
每部剧都只容得下一个苏筱,如果那个伯乐最终都没有来,也不是悲剧收场,怀里揣着的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,不是坏东西。
揣着它,过好平淡的日子,偶尔刷刷爽剧,挺好的。
最后的评价:《理想之城》这部电视剧,有的地方不太真实,贵在演技好、戏剧张力强,增加了很多矛盾冲突;而《理想之城》的原著,文字比较犀利精简,很多有张力的剧情在书里就是一笔带过,贵在更真实,主人公也更厚黑。
今天的文章下留下你的看法,我们会在8月30日中午 12 点之前,给留言被点赞最多的 5 名小伙伴送出爱奇艺一个月会员资格,或是一本《理想之城》纸质书,刷剧还是看书,你来选。
有态度,有深度,BIMBOX,咱们下次见!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BIM清流BIMBOX

暂无评论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《理想之城》里,孙俪给内行人心里扎了一根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