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哪个年轻的逃离,能甩得开人间烟火气

 

与其做个远离城市不染烟火气息却终将变色的清流,还不如身居闹市做个看起来庸俗心里却有一番净土的人。

有人说建筑业土,没有情怀,可能仅仅是因为没看到那些有情怀的人、和有趣的事。做这个媒体久了,我们有幸成为了情怀的见证者。

10月20号,快递员抱着一个大箱子敲门,送来了一份特别的礼物:一大瓶塑料桶装的白酒、一张卡片,写着「给BIMBOX:愿你们继续做建筑业媒体的一股清流」,还有一封信。

寄来礼物的是我们的一位老朋友,叫陈昊威,91年,贵州人,毕业后一直在上海的一家施工单位工作。

下面,是昊威来信的原文,也是我们第一次不加修改就直接发布的「特别投稿」。

BIMBOX的几位老伙计:

有个消息还没和你们说:我辞职了。

把辞职报告交给BOSS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5年前和他一起顶着酷暑爬上六楼的那个下午。

那时候我刚入职不久,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技术员,却怀揣着在建筑业做些事情出来的小梦想。虽然工地很累,但每一天都是新鲜的。

那天下午,监理要过来看现场,当时还不是BOSS的贾工带着我去看浇好的楼板。

夏天的工地热得要命,我俩一层层检查,爬上六层的时候已经喘成狗了。可是刚站在楼板上,我俩就抽了一口凉气:楼板在微微上下晃!

走到房间中央,轻轻一跳,就能感觉楼板颠得厉害。

贾工赶紧拉着我回项目部,花了好几个小时排查,锁定是混凝土配比出了问题。而本应该在浇筑同时打样的试块,却是另外单独做出来送检的。

我满头大汗赶了一份检查报告和整改措施,和贾工一起送到经理办的时候,监理也正好进了门。

经理对贾工说:「贾,你带着小陈去工地上转一转。」

我俩前脚走,经理就在我们身后把门关上了。我看向贾工,他看向了别的地方。

那天下午,监理没有爬上六层去检查,以后也没有去。

后来的几年,从防水到土桩,从管道到螺栓,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。

贾工慢慢混成了BOSS,他的办公室经常走进监理、甲方和供货商,门还是时常在我身后关上;我成了部门的小头头,一次次在人们走进经理办的时候,知趣的离开。

一起入职的几个兄弟伙也经常开玩笑,自己盖的房子,千万不能买。

我从来不觉得身边的人有多坏。项目那么复杂,江湖那么乱,我也明白什么叫不得已。

只是有种念头一直让我不太舒服,好像有什么本来坚定的东西在变得越来越柔软,当年的小梦想在离我越来越远。

有件本来和工作无关的小事,让我偶尔能得到慰藉,并在后来成了辞职的去向。

我老家在贵州印江木黄镇,有个美名叫「茅台酒的第二故乡」,家里有个小酒厂,手工酿酒,一年十几坛,因为酒好,所以口碑还不错。

从小跟着爸妈一起酿酒,大点了就开始喝,在酒上从来没整过歪的(亏过嘴)。

咱这行你们也知道,啤酒论瓶,白酒论杯,喝酒我倒不虚,虚的是酒不好。

在单位喝的酒,不论品牌大小,绝大多数是食用酒精加香料勾兑的「酒精酒」,跟我老家用的纯粮固态酿法根本不是一回事,偶尔喝到假酒就更惨。

前年过春节回家前喝了一场大酒,我和几个同事喝到吐黑水,第二天脑壳爆炸痛,大家都说那酒肯定有问题。我就决定,春节回老家带点自酿的酒回来。

一开始我只是自己带上桌喝,后来给几个朋友喝,再到后来跟领导一起喝。经常同事聚会,我不A钱,只负责酒。

慢慢在小圈子里传开,我带的酒好喝有劲儿不上头,就有人来花钱买。

粮食酒其实很贵,五斤粮食才出得到一斤酒,而且特别占地方、花时间。家里的地全都被修成酒窖了,全埋着酒坛,一坛酒下去再上来,就是整整十年。

可贵也有人要。BOSS女儿订婚,就指下了埋了九年的一坛,结了现款,明年婚宴准时开封。

每当被人夸奖酒好的时候,我就能获得不小的成就感。

但这只是当个副业挣点零花钱,平时我还是会认真做本职工作,为当年的那个小梦想挣扎努力。没有想过辞职,觉得那太理想化了。

后来,BIM的浪潮来了,搜集资料的时候,我认识了BIMBOX。慢慢大家加了好友熟悉了,也对你们越来越了解。

有一次我问孙哥,你们是怎么维持生计的?他说,做教程,卖些东西,偶尔也接个项目,想做下去总有办法。

我说,会不会觉得卖东西就不「清流」了?他说了一句在书里读到的话:

「与其做个远离城市不染烟火气息,却终将变色的清流,还不如身居闹市,做个看起来庸俗心里却有一番净土的人。」

那天我想了很多。人总是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挣扎,却看不到中间的地带。

以前我总觉得,要么老老实实对现实低头,做一个遵从行业规则的老施工;要么潇洒辞职浪迹天涯。对前者我不甘心,对后者我没勇气。

而现成的事摆在我面前很久,我却没有注意到:如果大的环境我暂时改变不了,那我为什么不能把最有成就感、又不违背良心的事认真做起来,做一个建筑业小小的「酒中清流」呢?

辞职快三个月了,我在老家和上海之间往返,一面帮家里打点酒窖,一方面跑跑原来的同事和客户关系,算一算虽比不上辞职前的收入,但内心很充实,也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明年给自己立了一个小目标,卖出10坛,让我所有认识的人都能喝上纯粮酿的好酒。

寄过去的这五斤是十年份的酒,刚刚开坛,作为告别的礼物。

很感谢BIMBOX,在我需要知识的时候给了我很多,在我迷茫的时候帮我找到了方向。希望你们能坚持自己的小梦想,继续做建筑业媒体的一股清流!

陈昊威

2018年10月15日

看完信拧开桶盖,浓香飘满全屋,小编和主编对视一眼,当即决定:今晚撸串!

那晚我们喝了一斤多,聊到了这两年粉丝给我们寄来的礼物:鱼丸、大枣、饼干、枸杞、腊肠、还有手工的开开画像,一会儿大笑,一会儿沉默。

酒到酣处,我们打通了昊威的电话,语无伦次的道谢,道珍重。

很多人都爱说逃离,哪里有什么彻底的逃离。人不过是从一个围城,进到另一个围城。

而生活的全部,就是我们隔着朋友圈互相羡慕,假装看不到彼此粘泥的双手。

曾有好多小伙伴看到我们嬉笑怒骂,想要加入我们,却看不到几个人为做一个总收入几千的教程通宵熬夜时的窘迫。

一旦看到,就俗了;一旦说穿,就不清流了。

而我们眼中的清流,不是那些对现实愤愤不平转身逃离行业的人,而是在一个平凡的位置,忍受着绝大多数时间的庸俗,却能在心里保留一份净土,并为之悄悄努力的人。

第二天睡醒,我们在冒着热气的早点摊上开了个小会,又拨通了昊威的电话。简短说了两件事:

 第一,经小编和主编共同体验,酒确实好。不管多贵,我们买下两坛,取名就叫「清流」。卖得不好,我们自己留下喝;卖得好了,明年他的小目标BIMBOX承包了。

 第二,征得他的同意,要来了他家酒窖的照片,把这个故事写给你们。

于是,就有了今天你看到的这篇不能再硬的硬广:

BIMBOX专属「清流」酒,「茅台第二故乡」印江县木黄镇出品,取优质高粱、小麦、荞子、小米、玉米、糯米六种粮食,蒸煮降温,拌上酒曲自然发酵,采用传统手工酿造工艺,窖藏十年,2018年11月启封,只此两坛,售完为止。

 

「清流」酒共分两个版本。

6两「态度装」,两位老友对坐小酌,分享心里的故事。

1斤「深度装」,几位相熟端上酒桌,今夜不醉不归。

你会随酒收到一张卡片,上面有我们写给你的一句小诗,背面是唯一的编号,记录着它来自第几坛、第几壶。

购买链接↓别轻易送人,留给能和你聊到天亮的那一个。

你有坚持或者逃离的故事吗?留言告诉我们吧。你有故事,我还真有酒。留言点赞前三名的小伙伴将获得我们赠送的一瓶小装「清流」酒。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BIM清流BIMBOX

相关推荐

暂无评论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没有哪个年轻的逃离,能甩得开人间烟火气